二八月

然而,然而

哈啊快放假了准备好我的小铲子我要开始除草了

他真可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巨想看高马尾亮亮…………执念

亮亮的发型 会不会以前扎高马尾然后被卡擦一刀啪叽掉造成的……?!

【修伞】水至清则无鱼

修伞#
题目闭着眼乱摁的
略ooc#
架空#
:D鬼节虐你麻痹起来嗨/bushi!
——·——·——

一】
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放你丫狗屁!叶修想,手忙脚乱的扑腾着。
骂人的念头也只是持续了一瞬,下一秒,叶修已经猛的被水呛了一大口。

叶修下意识要咳,而河水似乎找到个突破口一般涌进他的口腔。

如果让他描述这一刻的感受,叶修要抠尽他毕生所学,“醍醐灌顶”这个词都能冒出来。不过这是后话了。

此刻叶修只觉得水不仅要漫了金山,还要漫了他的脑子。

在这生死关头,叶修一脚蹬了水。
抽筋了。

于是还留着点意识的叶修放弃了挣扎,死也要死的唯美而帅气,就是年轻,就是任性!

他睁开眼看向湖面,明晃晃的像聚光灯。从聚光灯底下游来一个天使,要带着自己去往极乐的天……慢着这人来救我的!叶修反应过来,用尽力气去扯对方的手。挑起无数的气泡。

对方似乎被吓了一跳,瞎踹了几下。混乱之中两个人凑得极近,叶修看见他张嘴说了句话。

是“我爱你”呢,还是“妈个哔”?总之,活着真好。叶修感慨,尽管还在水里正被人一点点拽上去,叶修还是非常自然的划划水,冲那人微笑了一下。

二】

苏沐秋毫不留情的给了这货一个肘击,然后一个鲤鱼打挺将叶修拖上湖面。

叶修只顾着咳嗽,也没抗议一下。

叶修打起点精神,揉着额头发怔,才发现自己已经上岸了。

上苍还是很爱我的。他扒下衣服丢到一边,大口喘着气,像一条濒死的鱼。(?)

等恍恍惚惚调整过来时,苏沐秋已经趴岸边看他好一会了。

叶修才想起应该答谢一下这位舍己救人助人为乐置自身生死于不顾胸怀天下的好少年。

“红领巾你好。不上来坐坐晒晒太阳吗?”叶修凑近他。

苏沐秋半个身子都泡在水里,伸直了手臂抠着岸上的草皮怒视着他。

“不说话?”叶修惊呆了,“你是不是传说中的美人鱼,不会说人话却有着钻石一般乐于助人的好心肠?”
苏沐秋张嘴就要反驳,谁不会说人话了,你才美人鱼你全家都美人鱼!

“也不对,美人鱼好歹能上岸来几个鱼溅跃呢。何况,”叶修一脸正经,“我还没见过活的男美人鱼。”

苏沐秋也惊呆了,他做水鬼这么多年,救的人不下八十亿(x)围起来可以绕地球三圈,怎么就没见过上岸后第一句话不是道谢而是念叨着美人鱼的家伙——好歹也是道完谢再念叨这种事啊!

苏沐秋扬手甩了叶修一脸的水,“我不是美人鱼,我是水鬼。”

叶修:“那你简直是水鬼界的一股泥石流,不害人还要救人——你是个好人,不对,是好鬼。”

苏沐秋气的脸都白了,这人不应该救啊!几句话的功夫气的自己的鬼生都要短八年了。

不过这难道不是自己期待的事情吗,苏沐秋愣了一下,瞥了眼坐岸边看着他笑的叶修。

然后恶狠狠的抱住对方小腿就要往湖里拽。

三】

“你真是水鬼?”叶修坐着,看了眼湖中心自己租来的小船。八月傍晚的阳光很不错,叶修扔一旁晾着的白T已经干了,抓一把还暖烘烘的。

“骗你干嘛?”苏沐秋仰着脸看他,抱着胸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你哄鬼呢。”叶修摸了把口袋,才想起烟在刚才就掉河里没影了。“水鬼穿什么衣服,你脱了我就信了你。”

苏沐秋白了他一眼,冲叶修比了个中指。“我死的时候就是穿这件的,你不服?那就下来和我打一架吧!”苏沐秋挽了挽并不存在的袖子,“赢了我就救你上来,输了,就乖乖被我拉水里淹死替我干这破活儿。”

“鬼和你比啊。”叶修笑,伸手去揉苏沐秋的头。刚刚一阵子和他聊天没潜下去,头发早就干了,摸起来软的很,叶修“啧”了声。

叶修随手掂了块石头片儿,朝湖里扔了过去,石头像咸鱼一样跳跃了几下沉下去了。
“就决定是你了!皮卡秋,去给我捡回来!”

苏沐秋看白痴一样的看他,然后抱住叶修小腿作势要把他拖下去。

叶修吓一跳,条件反射的踹了他一脚。

“艹!开个玩笑至于吗!痛死……”苏沐秋捂着肩喊,泼了叶修一身水。

四】

“你在这待了几年了?”叶修打了个哈欠,斜着眼看苏沐秋。

“少说也有八年了。想当年,我还是个年轻如你的二十岁帅小伙。”

“然后,就被一老头按下水了。”苏沐秋哭丧着脸。

跟人欠了他八百万似得。

也不对,生命怎么用价钱来衡量呢。叶修琢磨着,揉了把苏沐秋的头,“英年早逝啊。”

“你有什么人生理想还没实现呢,我看看能不能帮你,也算是报恩了。”叶修很严肃的看着他。

“我有个妹妹,我死的那年还在念小学,叫苏沐橙,到现在应该也上了高中吧,我们俩是孤儿,你能帮我……”

“换一个!”叶修有点慌。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吗,因为我死的那年,惹到了几个黑社……”

“再换一个!”叶修更慌了。

“因为我英年早逝,我死的那一年我还没谈过恋爱……”

“不用说了!我做你男朋友!”叶修怕苏沐秋再说下去,就要他去拯救地球解放人类了。

苏沐秋:“…………喵喵喵???”

叶修:“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所以你能把湖对面我的小船拉回来吗?我租的,一天租金50呢。”

“或者你带我游过去也行。”

“或者你能瞬移吗,把我瞬移过去,你不是水鬼吗,总有点别的什么能力。”

“亲,别这么看我,我自己绕一圈走过去就行了 ,不麻烦不麻烦 。”

五】

叶修开始很经常来这片湖。

有时候带些水果,有时候带着钓竿,有时候提了一箱纸钱。

“收下吧,这是我的一份心意啊。”
“拒绝。”

“这就很尴尬了。”

“……”

“你说你好歹也是鬼 ,怎么就不能用纸钱呢?”

“……”于是苏沐秋再次抱住了叶修的小腿。

“话说你那天怎么掉下来的?”苏沐秋啃着个梨问。

“……说来话长。”叶修怎么会把因为自己烟掉下去导致自己在小船上一脚踩空酿成惨剧的事说出来呢。“失恋了。”

“哦~”苏沐秋意味深长的应了一声,再啃了口梨。“年轻人,我懂。”

叶修憋着笑,扭头看他,就听见苏沐秋轻飘飘的来了一句,“活着多好。”

“你就是太善良。”叶修说。

“这样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遇见你之后。”苏沐秋吃不下了,把梨核扔草丛里。“它会不会长成树啊你说。”

“你猜。”叶修别过头不看他,暗暗的抹了把脸。

“无聊!”苏沐秋泼水。

六】

苏沐秋已经三天没见着叶修了。

嘁,这家伙…… 苏沐秋摸了摸鼻子,绕着湖游了半圈。
苏沐秋水性不错,瞬间移动他倒是做不到,但这么多年了,这片湖哪个地方适合晒太阳,苏沐秋是很了解的。
他本来没有晒太阳的习惯,是叶修硬要叫上他在天气不错的时候出来杀杀菌。

苏沐秋平常也就在水底随便找个地睡上十几二十来天,醒来活动活动筋骨——然后继续睡。

慢慢的晒着也就上瘾了,确实很惬意。不过苏沐秋不懂为什么叶修做啥事都离不开烟,有时招呼苏沐秋凑近点,苏沐秋莫名其妙的看他,就被吐了一脸的烟圈——“叶修去你大爷的!!”

晒太阳真的很舒服。苏沐秋感慨,虽然他现在的姿势像一具浮尸,但是一只水鬼要在意那么多干嘛!苏沐秋懒懒的伸展了一下,“哥已经到达了湖人合一的最初境界了。”

那老头找到苏沐秋当替死鬼后还过意不去,投胎之前陪着苏沐秋讲了三天三夜他的水鬼生涯。

他说遇见苏沐秋之前他已经做了六十年水鬼了,而把他拉下水的是一个做水鬼还不到两天半的大妈。

他说他也是倒霉,他做水鬼还没见过几个活人呢。这块地被划出来弄了个什么什么区,外边的公路直接改了,想进来还得坐着驴车。

他说他已经和这片水融为一体了,几乎已经达到了湖人合一的最高境界。说着就指了远处的一块水域,“那里刚才,有一只王八吃了条虾。”

苏沐秋很崇拜的看他:“老头儿你放心去投胎吧!我会好好完成这份工作的!”

然后,就待了八年。

这些年里什么户外旅游的活动几乎是一夜就兴起了。失足掉水里的人也不算少,无一例外被苏沐秋救上去了。———然后外界新闻满天飞,什么英雄救人离去不留名啊,落水者悬赏八万寻找好青年啊——当然苏沐秋不知道,他只是觉得,如果有机会活过来,一定是可以去评选最美中国的。“水底工作者八年救人八十亿,不求报偿只为振兴中华”嘿,新闻标题都想好了。

可就是活不了呢。

苏沐秋揉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手掌有点发愣,

“嘁,晒都晒不黑……”

七】

叶修觉着有趣,苏沐秋飘了这么久,连自己支着船和他一起飘都没发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凑的这么近—对啊想什么呢。叶修有点好奇,伸长了手在苏沐秋腰间掐了一把,“想哥呢?”

然后叶修就呆住了——真的呆住了,苏沐秋反应异常的剧烈,——像一条被扔进锅里炸的活鱼——在水面扑腾了几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就看见水面只剩一串泡泡和不断荡开的波纹。

“叶修你去死吧!!”

苏沐秋从水里扎出来,手扒着船板,使劲咳嗽——看起来是给呛狠了,叶修有点过意不去,憋着笑着去拍拍他的背。

“开玩笑呢,别气了。我错了我错了,乖,不气。”
苏沐秋瞪了叶修一眼。

叶修大着胆子去捏捏苏沐秋的脸,他也不反抗,脸少见的有点血色,不知道是呛的还是害羞的。

八】

苏沐秋很自然的伸手,示意叶修拉他一把,然后再叶修目瞪口呆的眼神中爬上他的船。

苏沐秋一脸好笑:“这叫什么?友谊的小船……”

叶修仍然很惊讶,但还是认真的补充了苏沐秋的话:“说上就上。”

苏沐秋没好气的推他一下,“我知道你在奇怪啥,我只是不能离开这片水,湖上的船倒还是可以待待的。”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你有没有试过爬岸上去?”叶修的好奇心就被撩起来了,锲而不舍的脑补着。他yy了一幅有点诡异的画面,苏沐秋陷在一块巨大的果冻里想要挣扎着逃脱,可是越陷越深越陷越深……最后只剩下头上的一根呆毛。

太可怕了。叶修甩掉这个假设,“比如说你一
上岸,就会有一批一批的藤蔓缠绕上你把你拖回去,或者这片湖会突然变成沼泽?”

苏沐秋再次露出了看白痴一样的目光。他想,以后在遇到奇葩,可以委婉的告诉他“做人不能太叶修”。

“会缺氧。就像鱼离开水那样,把我按下水的那老头告诉我,本来水里还有只水鬼的,不信邪往岸上跑,没跳出十步,唰——就魂飞魄散了。永世不得超生。”苏沐秋很认真的回答他。

“不过我没亲眼见过。”苏沐秋继续补充,“缺氧是真的,之前河底有只螃蟹夹了我一下上岸去了,我去追它,结果走两步就不行了,乖乖回湖里。”

“你还要在这待多久呢?”叶修摸出跟烟,叼嘴里没有点上。

“不知道。”苏沐秋惆怅,“也给我根呗。”

然后两个人抱着膝叼着烟一起惆怅。

“既然下不了决心,我帮你一把!”叶修说,“我给你弄个木牌插岸上,写上'水鬼出没,请勿靠近',怎么样?”

“滚滚滚。”苏沐秋翻了个白眼。

“其实我有个想法。找个替死鬼,它不一定就得要活人啊。”苏沐秋突然说。

“你的意思是……要我给你找具尸体?想得美。”

“不不不,我觉得既然是要替死,那就是只母猪也能吧?”苏沐秋嘟囔着。“又不是非得要人类。”

“……有道理。但是这荒山野岭我怎么给你弄头母猪啊?我记得山那边有个村,我去井里给你捞只乌龟。”

“喵喵喵???你说我能把乌龟拖水里淹死吗???净出馊主意。”

第二天苏沐秋远远的看见叶修抱了只鸡过来。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叶修搂着鸡学鸡叫。

苏沐秋:“…………”

“我觉得我还没准备好。”

“这有什么的,怎么和小姑娘出嫁似的。”

“这可是鬼生大事。”

“行吧……”

“那先养着?”

“听你的。”

就这时那只母鸡不安于命运,挣脱了叶大魔王的怀抱,撒丫子跑了,叶修忙起身去追,“回来回来回来!!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苏沐秋撑着脸看他,笑的很欢。

两人无话,看着太阳一点一点滑下去。

“最美不过夕阳红啊。”叶修叹气。

“叶修。”苏沐秋抬脸看他,“我想好了。我暂时不找替死鬼,也就是我不打算现在去投胎。”

“我想多看看你。”苏沐秋含情脉脉。

“你说我以后结婚了,我的小孩得叫你什么?”叶修没接他的话。

苏沐秋正要应,母鸡咯咯咯的乱入了。苏沐秋挥手赶它。

“叫爹爹还是叫妈妈呢……”叶修自顾自的说。

苏沐秋一愣,脸又难得的红了。

“滚滚滚,谁要和你那小破孩有关系!”

“你不喜欢小孩的话,我们可以不要孩子。”

叶修说这话时没看苏沐秋。苏沐秋抱着头藏水里去了,连泡都没吐一个。

叶修笑,学母鸡一样缩了缩脖子,“傻。”

不过这样多好。

——————强行END!!!

啊嘞  lof好难弄……是这么用吗